365bet怎么不能存

首页 - 精品案例 - 详细信息精品案例

深圳天翔贸易公司与曾一兵股权转让纠纷上诉案发布时间:2017-12-11  信息来源: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 浏览量: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别:股权转让纠纷

法院判决时间:2017年9月20日

法院名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姓名:高卫华、陈慧

律师事务所名称: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

供稿: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连章松

审稿:李永涛

检索主题词:中外合资、股权转让、法定代表人变更

【案情简介】

1994年2月23日,皇族公司作为中外合资企业,经深圳市人民政府批准成立。该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经批准登记的投资外方为森建公司,出资350万元,占70%的股份;投资中方为天翔公司,出资150万元,占30%的股份;天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赫天一担任皇族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曾一兵担任副董事长,森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章慰慈担任副董事长。

1994年5月20日,天翔公司作为甲方、森建公司作为乙方、曾一兵作为丙方,签订一份《深圳皇族珠宝艺术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合同书》(下简称《股份转让合同书》),主要内容为,天翔公司以及森建公司将所持有的皇族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曾一兵,今后,曾一兵占皇族公司100%股份,并由曾一兵独自生产经营。该合同书仅由天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赫天一、森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章慰慈及曾一兵三人签字确认。天翔公司、森建公司并未盖章确认,而事实上,天翔公司与森建公司并不知道该合同书的存在。三方也未按照法律规定报审批机构批准变更股权登记,森建公司还在1995年5月18日,将出资额150万元转让给香港企业高进公司。

2013年以后因皇族公司内部控制权发生纠纷,皇族公司实际形成了两个管理主体,一个管理主体以曾一兵为法定代表人,一个管理主体以丁建河为法定代表人,即工商登记曾一兵为皇族公司法定代表人,但天翔公司以皇族公司《公司章程》明确约定董事长由天翔公司委派且董事长为皇族公司法定代表人,从而天翔公司具有免去原委派的曾一兵董事长的职务,并委派丁建河担任皇族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的权利。两个管理主体之间自2013年开始发生多起诉讼。诉讼内容包括认定1994年5月20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书》的效力等。

在诉讼过程中,曾一兵深知国家对中外合营企业股权转让的特殊规定,其作为自然人是不可能成为中外合营性质的皇族公司股东的。因此,直接要求确认1994年5月20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书》合法有效必然得不到法院支持,于是曾一兵在本案一审中并不直接要求确认《股权转让合同书》有效,而是要求天翔公司就违反《股份转让合同书》的约定,重新委派皇族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的违约行为赔偿曾一兵差旅费损失1215元以及律师费损失10000元,企图通过本案诉讼达到确定《股份转让合同书》有效,并确认其为皇族公司100%股权的股东,从而否定天翔公司及森建公司、高进公司具有皇族公司股东资格的目的,一审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判决支持了曾一兵的诉讼请求,要求天翔公司赔偿曾一兵差旅费损失1215元以及律师费损失10000元,并在法院认为部分确认了1994年5月20日《股份转让合同书》有效。天翔公司不服该判决,遂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提交了多份与曾一兵的另案生效判决作为新证据,在多份另案生效判决中,均确认1994年5月20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书》因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是无效的,以及天翔公司现为皇族公司70%股权股东,其根据皇族公司《公司章程》免去曾一兵公司董事长职务合法有效。

【争议焦点】

1.关于1994年5月20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书》的效力问题?

2.关于1994年5月20日签订的《股份转让合同书》是否实际履行的问题?

【代理意见】

1.关于《股份转让合同书》是否有效的意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第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了扩大国际经济合作和技术交流,允许外国公司、企业和其它经济组织或个人(以下简称外国合营者),按照平等互利的原则,经中国政府批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同中国的公司、企业或者其它经济组织(以下简称中国合营者)共同举办合营企业。”该规定明确将中国个人排除于设立主体之外,即曾一兵作为自然人并不具备成为中外合营性质的皇族公司的股东主体资格;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第二十条规定:“合营一方向第三者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的,须经合营他方同意,并报审批机构批准,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合营一方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时,合营他方有优先购买权。合营一方向第三者转让股权的条件,不得比向合营他方转让的条件优惠。违反上述规定的,其转让无效”。根据上述规定,涉案股权转让合同既未报审批机构批准并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实际上也不可能获得批准和办理变更登记)。故该《股份转让合同书》必然是无效的,无效合同自始无效,因此天翔公司无需承担违约责任。

2.关于《股份转让合同书》是否实际履行的意见:首先,天翔公司从未签署或确认过该《股份转让合同书》,天翔公司亦未收到任何交易对价,其他各方当事人也均未实际履行该合同。如果曾一兵在1994年5月20日取得皇族公司全部股权,天翔公司和森建公司就没有必要在1994年10月31日、11月1日、12月18日出资、验资,森建公司也不可能在1995年5月18日将该30%股权转让给高进公司并收取股权转让款,且森建公司与高进公司的《股权转让合同书》是经过公证并经政府外经贸主管部门批准的并已经办理工商变更登记的,其效力足以否定1994年5月20日的《股份转让合同书》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另外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琼民申1122号民事裁定认定无法证明《股份转让合同书》已经实际履行。系对《股份转让合同书》是否实际履行所作出的认定。该事实经法院生效判决的认定,已经生效,对当事人即产生拘束力。

【判决结果】

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一、天翔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曾一兵差旅费损失1215元;二、天翔公司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曾一兵律师费10000元。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一、撤销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2015)深福法民二初字第15148号民事判决;二、驳回被上诉人曾一兵的诉讼请求。

【裁判文书】

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粤03民终第3877号《民事判决书》

【案例评析】

曾一兵与天翔公司之间存在多起诉讼,乍一看,法律关系错综复杂,但通过抽丝剥茧,双方的争议焦点实际为1994年5月20日《股份转让合同书》是否有效,曾一兵能否成为具有中外合营性质的皇族公司的股东,解决了这个关键问题,那么所有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的规定,不允许中国自然人作为中外合资经营企业的中方。这就将中国个人排除于中外合营企业设立主体之外,其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实施条例》的规定,中外合营企业的股权转让合同需报审批机构批准并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曾一兵作为自然人,不可能按照1994年5月20日《股份转让合同书》的约定成为中外合营性质的皇族公司的股东,因为该《股份转让合同书》因违反了上述法律强制性规定,必然是无效的。                                                                                    

【结语和建议】

虽然本案为股权转让合同,看起来比一般的合同纠纷案件复杂,但实际上他仍然为一份合同,作为合同,就必须满足法律规定的合同成立成效的条件,即行为人在缔约时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意思表示真实、不违反法律或社会公共利益。而订立一份高质量的合同更是不容易,这就需要具备专业知识的法律人员的介入,否则,无论是对于合同的效力还是对方的履约能力或者陷阱条款,都有可能使得签约者因缺乏专业知识而陷入困境。

返回上一页
copyright ? 2009-2015 海南昌宇律师事务所 地址:海口市美兰区国瑞城写字楼铂仕苑北座16楼< 邮箱:changyu88@vip.163.com 备案号:琼ICP备15000430号 技术支持:联拓科技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150号